秋月白

【羡澄羡无差】明月照河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预警:

  1. 重要角色死亡(看我头像)

  2. 试笔,古代架空,参考朝代没想好

  3. 欧欧西!!!(魏无羡我自己都快不认识了)

  4. (很大几率会出现“皇后——蓝家嫡女蓝zhan”,请自动无视或右上)



起.江元

镇南侯江元入京那日,天降大雪。

当夜魏帝在乾清宫中设宴,诸臣方见到这开朝来最为年少的侯爷。

镇南侯未及弱冠,面色冷肃,身周隐隐透着久经沙场之人特有的压迫感,唯有透出些笑意时,这感觉方减弱几分。

“臣江元,见过皇上。”

“快免礼,”魏帝示意他在旁位坐下,方又开口:“江澄——朕与他相识多年,却还是第一次见到你。”

“能得见天颜,是臣之幸。”

魏帝在乐声中饮着盏中酒,像是晃神了一瞬,下一刻又接着同江元说着话。

“江卿初次来京,若有什么需求,定要同朕讲。”

“多谢陛下。”

此时宴席尚未过半,席中舞女的舞姿正好,江元却拧起了一双和父亲颇为相似的眉,无心去看。只见他放在酒桌上的手紧了又紧,最终还是攥紧了拳,起身在魏帝身侧跪下。

“臣有一求,望皇上成全。”

魏帝正对着飞舞着的美人饮酒,目光多了些飘忽。他动作的突然,那一双桃花眼看向他,一时他竟觉得自己看到了泪光。

“何事?”

“两日前,皇上下旨,要为先父加封为怀安王。”

“不错,确有此事。”

“大魏开国以来,从未有无功得封异姓王的先例,江元恳请皇上收回成命。”

 哐啷!

魏帝突的站起,将酒盏掷于地面。众大臣见他一脸怒容,纷纷立于一旁,有惊有怕,少有面色如常者也不多言,纷纷跪地。

“皇上息怒——”

“你们皆说他无功!”

“江澄从军三十年,哪次不是打得蛮子大败而归?最后——最后重伤仍击退劲敌,京都方解困,不想他却死于沙场……”

“是先父不查,才会让奸人得手,南蛮入境。”

魏帝站得很直——就像这样能让他好过些似的。他目光凌厉,从面前这些瑟瑟发抖的臣子身上一一扫过,面色却比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都苍白。

最后,他只苦涩一笑:“江元,当真连你也如此认为?”

“皇上,父亲若在,也定是不会同意的。”

听了这话,当朝天子的身影晃了晃。

“哈,朕允你。”

言罢,魏帝摆手离开。

初入京城便让当朝天子更改决定,还未受到惩处,镇南侯江元一夜间名声大噪。

江元却一直记得那个背影,记得那时的魏帝,不过也是一个伤心人。

评论(7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