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月白

匿名电话

※羡澄现代,看我头像

※一个片段

※ooc

※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打啥了
(大概是分离多年的插画师魏无羡×黑道大佬江澄)

已经十二点了。
魏无羡刚刚完稿,饿的不行,寻摸着去厨房煮包面吃。
谁知面刚下水,他的手机就疯狂的震动了起来。
屏幕上显示为Y市的陌生号码。他定定的看了一会,鬼迷心窍般走到阳台上,选择了接听。
没有人说话。
他沉默着,想着距离上一次接到这个电话已经有三个月零十二天了。那时他沉默着和对方对峙了很久,五分钟的时候,对方挂断了电话。
那人每一次都是在五分钟的时候挂断电话,不管他是不是在说什么。一通电话,就像一场仪式。
是一场完全无视他意愿的仪式。
仪式的时间不定,但通常维持在晚上八点左右,小心翼翼的像是怕打扰了他的正常生活。
开始他只觉得很烦,飞快的挂断或者不去理睬,想拉到黑名单却不知为何放弃。终于有一天他突然起了兴致,才变成了今天的画面。
但是今天并不寻常。
他有些惶恐的想着,因为饥饿又有些气恼,但冥冥之中不知什么告诉他:如果他主动挂了这通电话,他后半生都会活在后悔之中。
于是他继续陪着那边的人沉默着。
开始确实是听不到什么的,像往常的每一通电话一样,连呼吸声都因为对方刻意的掩饰而微弱的不能分辨。不一样的是,随着通话时间的延长,对方的呼吸明显粗重了起来,甚至伴了压抑的咳嗽。
即使是一两声咳嗽,对他而言也足够了。
他一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脑海中一片空白,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对方已经将电话挂断了。
他叫了对方的名字。
那个名字仿佛是一个禁忌、破解他们这薄冰般脆弱联系的法咒,在出口的瞬间,所有虚幻的平静都被打破了。
他说:“江澄。”
回答他的是一串苍白冷漠的电子音。
他站了一会,回过头发现面已经煮的不能再吃了。

七日后,他再次接到了那通匿名电话。
明明所有的情景都和过去一样,他却莫名的感到不安。最终在四分三十秒的时候艰涩的开了口。
“你不是江澄。”
“江澄呢,他去了哪里?”
对方安静的听完了他的疑问,平静的挂断了电话。
他知道,那个号码不会再打来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46)